您现在的位置:文化渊源
推周易占卜祭祀风行

发表时间:2012-3-28 10:55:03

上篇说到后人据伏羲八卦作《周易》。这个“后人”是谁?是商纣王时期的西伯侯、后来的周文王姬昌。
  殷商时期,纣王荒淫无道、残害忠臣,姬昌欲举兵伐之。纣王感到威胁,就找个罪名将姬昌囚禁于殷都朝歌(今安阳)附近的羑(yǒu)里城,并采取种种野蛮手段,侮辱他的人格,企图磨灭他的意志。其中最残忍的办法是杀害他的长子伯邑考并将之做成肉饼,强令姬昌吃掉。
  姬昌强忍食子之恨,在狱中发愤治学,潜心钻研,他根据伏羲观河图悟画八卦,又结合洛书的奇妙筮(shì)数组合,推演出六十四卦、三百八十四爻(yáo),著成《周易》一书。
  洛书的来源,与河图一样颇具神秘色彩。传说大禹之世,洪水泛滥。他治水到今洛宁县长水乡长水村的洛河边巡察,忽有巨龟从洛河里浮出,背上有数字排列,为“戴九履一,左三右七,二四为肩,六八为足,五居中央”图形,这就是洛书。
  大禹观洛书,悟出“九畴”,即九条治国方略。《汉书·五行志》中引用经学家刘歆的话说:“禹治洪水,赐洛书,法而陈之,《洪范》是也。”这是说,大禹治水时,上天赐给大禹一部洛书,大禹对此作了阐释,这就是《洪范》。《洪范》是国家大法,为《尚书》中的一篇。洛书的重大意义还在于它的图即九宫,国外称幻方或魔方。洛书的图实际上就是三级幻方,为世界上最小的幻方,它开了幻方世界的先河,组合数学将其奉为鼻祖。
  河出图,洛出书,河图洛书是河洛地区奉献给全人类的精神财富。人们往往将这两者并列起来,殊不知,河图出于伏羲时,洛书出于大禹时,中间有着神农、黄帝、颛(zhuān)顼、帝喾(kù)、尧、舜等时代的漫长岁月。
  姬昌所著《周易》又称《易经》,是一部占卜术,却被誉为“群经之首,大道之源”,为何?占筮就是对未来事物的发展进行预测,而《易经》便总结了预测的规律。“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。”姬昌回到周地之后,即整顿兵马,开始伐纣。他践行《周易》,每次出兵,都以承天命的名义,每次重大军事行动,都要占卜、祭祀。后姬昌死,武王继位,亦是这般。
  《史记·周本纪》记载了周武王第一次伐纣的情景。据载,周武王九年(公元前1038年),周武王先祭周文王墓地,然后东出军队,至盟津(今洛阳孟津县)。渡河(黄河)时,有白鱼跃入周武王舟中,周武王惊异,马上占卜,过河之后,又见流火(流星)以鸟状下,“其色赤,其声魄”。而这时,八百诸侯都集合至盟津,大家群情激愤,要求马上进军殷都。但周武王从白鱼和流火的异象中,感到纣王尚有气数,说:“你们不知天命,现在不可以伐纣。”遂收兵返回关中。
  周武王十三年(公元前1034年)春,周武王第二次率兵伐纣,在盟津集结后,占卜、祭祀一切良好,遂进行战前动员,作《太誓》历数纣王罪状,借上天之命号令,从而军心大振,一举灭商。其实,战争残酷,谁都知道,遇有战事,必须有一个充足的理由,而任何理由也大不过“奉天命”。据载,洛阳历史上的第一场战争是夏初的“甘之战”。那场战争,夏启与有扈氏对垒,作《甘誓》;商汤伐桀,也作《汤誓》,这些誓都是自称“奉天命”。
  周代的占卜、祭祀也用于其他重要事件上。周武王灭纣后欲在洛阳修建新都,于是周公赴洛。他在新都选址、开工、建设的过程中,先进行了一系列相应的宗教活动。《尚书·洛诰》云:“我乃卜涧水东、瀍河西,惟洛食;我又卜瀍东,亦惟洛食。”由此看来,周公看风水、占卜,够忙活了。最后,新国都的位置总算确定,依天意在西至涧水,东至瀍河一带。
  祭祀伴随各种崇拜、原始宗教而来,早即有之,数不胜数,史书记载商汤设坛祭天祈雨一事较为著名。当时,河洛一带大旱七年,民不聊生。国君汤“使人持三足鼎祀山川”,并“以身为牺牲(祭品)”。周公的祭祀更经常化、正规化。他在新都工程开工时连续祭祀,“越三日,丁巳,用牲于郊,牛二。越翼日戊午,乃社于新邑,牛一、羊一、豕一”(《尚书·召诰》)。新建成的洛邑称“新大邑”、“新邑”,又称“成周”。周公设立了太庙、宗庙等大型祭祀场所,又制礼作乐,对祭祀形成制度。《诗经·周颂》就是西周王臣祭天地、祖宗的乐歌,共三十一首。《周礼》与宗教相关的内容相当多,其中,掌管“卜祝”的官职就有太卜、卜师、龟人等十六种。这些卜筮、祝巫一类的官职后全被道教所包罗,在其宫观内一直流传。(徐晓帆 赵荣珦)(孟津县委统战部)
来源:洛阳市委统战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