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中原文化
人文荟萃凤凰城
 
发表时间:2015-8-21 10:51:00

河影暗吹古城花 聂剑帆 画

    洛阳老城,被称为凤凰城。相传远古时期,洛阳上空飞来一只巨大而神秘的凤凰,其羽毛油亮鲜艳,两只眼睛清澈明亮。它在洛河北岸歇息饮水,从此再也不愿起飞,于是将自己的身躯化作美丽的城市,凤头化作凤化街,凤脖化作南大街,左右凤翅分别化作东大街和西大街,长长的凤尾就成了热热闹闹的北大街。因此,这里被称为凤凰城。

    由于夏朝“居易无固”,并非只有一个都城,除在偃师二里头的夏都斟公式外,夏朝另一个都城可能就在今瀍河以西的洛阳老城一带,这里就是凤凰城。

    煌煌古城

    轩辕黄帝建立了第一个统一的酋邦王国,开启了中华文明。黄帝之都在何处?

    在人们的印象中,夏朝的都城就是偃师二里头的斟公式,但据笔者考证,除在偃师二里头有夏都斟公式外,夏朝另一个都城在瀍河以西的洛阳老城一带。《魏书·东阳王丕传》引北魏孝文帝语:“黄帝统一天下前,都涿鹿,既统一天下,亦都河南。”古代所谓“河南”,就是以今洛阳老城为中心的洛阳盆地一带。

    《史记》说:“自洛汭延于伊汭,居易无固,其有夏之居。”这说明,夏王朝的统治中心就在伊洛河两岸,洛阳就是“有夏之居”即夏王朝的都城所在地。但是夏朝“居易无固”,即在洛阳地区的都城并非一个。那么,为何说夏朝另一个都城在今瀍河以西的洛阳老城一带?

    瀍河,在古代文献中又被称为西河。汉乐府民歌:“驱车出北门,遥观洛阳城。凯风吹长棘,夭夭枝叶倾。黄鸟飞相追,咬咬弄音声。伫立望西河,泣下沾罗缨。”这里的洛阳城指位于白马寺东的汉代洛阳城,出其北门,所遥望的西河,正是城西的瀍河。

    《今本竹书纪年》说,胤甲、孔甲、皋、发四代帝王居西河,末代国王桀迁都斟公式,夏桀“十三年,迁于河南”。《太平御览》引《竹书纪年》说“胤甲居河西”。可见,西河、河西、河南指的是一个地方,是夏朝的另一个都城,它在西河之西,即今瀍河以西的洛阳老城一带。

    商灭夏,夏桀迁居于南巢。周灭商,周公在瀍河西岸营建洛邑,是西周的都城。而且,近几十年来,在瀍河西岸发现诸多西周洛邑文化遗址,其中以中州路与北大街交叉口西北角发现的几座灰坑尤为重要,在老城以北、北窑村西也发现了一处大型铸铜作坊遗址。

    西汉至北魏时期,今洛阳老城一带为武库区和禁军驻地。东大街的玉虚观有古井一口,井口刻石铭文为“晋泰始四年殿中司马夏侯胜造”,该古井就是当时的遗存。隋至北宋时期,这里是东城和立德坊、北市等重要市坊区。金朝末年在这里筑中京金昌府,此城为后代所沿用,其街道和部分建筑保存至今。

    凤凰翔兮

    洛阳老城,被称为凤凰城。相传远古时期,洛阳上空飞来一只巨大而神秘的凤凰,其羽毛油亮鲜艳,两只眼睛清澈明亮。它在洛河北岸歇息饮水,从此再也不愿起飞,于是将自己的身躯化作美丽的城市,凤头化作凤化街,凤脖化作南大街,左右凤翅分别化作东大街和西大街,长长的凤尾就成了热热闹闹的北大街。

    《古本竹书纪年》载:“黄帝二十年,‘帝黄服斋于宫中,坐于玄扈、洛水之上,有凤凰集’‘黄帝五十年秋七月庚申,凤鸟至,帝祭于洛水’。”这是说,黄帝时凤凰两次飞临洛水之滨。

    《古本竹书纪年》又载,周公旦摄政七年,制礼作乐,神鸟凤凰见。成王定鼎于洛邑,凤凰翔庭,成王援琴而歌曰:“凤凰翔兮于紫庭,余何德兮以感灵,赖先王兮恩泽臻,于胥乐兮民以宁。”

    凤凰,是传说中的一种神鸟,它出于东方君子之国,翱翔四海之外。古人认为时逢太平盛世,便有凤凰飞来。在甲骨文中,凤和风字形相同,即它像风一样无所不在;凰即皇字,为至高至大之意。凤凰被认为是百鸟之王,有“百鸟朝凤”之说。每隔五百年,凤凰经历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验,获得重生,并在重生中达到升华,称为“凤凰涅槃”。

    然而,不论洛阳城址如何变迁,在古代,许多文人都将洛阳称为凤凰城。唐代洛阳诗人刘禹锡留有“南山宿雨晴,春入凤凰城”的名句,宋代洛阳诗人朱敦儒在靖康之乱后到了南方,他悲叹“直自凤凰城破后,擘钗破镜分飞”“休说凤凰城里,少年时踪迹”。

    综上所述,从黄帝开始,夏、西周就以洛阳为都,创造了灿烂的农耕文明、手工业文明。那个时期的无数发明创造,在后世不断发扬光大,形成独步天下的“洛阳制造”。

    礼乐文明是囊括阶级社会一切文明要素的文化符号。黄帝在这座凤凰城制定礼制,创咸池之乐,命仓颉造字,为定星历而设官分职,并命容成编成《调历》这部历法专著,奠定了礼乐文明。周公在这里制礼作乐,使礼乐制度化,形成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观。

来源:洛阳日报